2017・06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10/02/08 (Mon) 破除封建迷信是中央重中之重...!

我当然不是来混日记字数的,只是想发表一下现在心得感言:
命别随便算,准了更要当没看见

比如这个:
04.jpg

再比如这个:
MD.jpg

.....................548AF10B8D5304F74DE3C2D7CCFA0911.gif..................


还有这句话:
对我弹琴,是非常好的事
好您大爷!您亲大爷!!
天平真该死,M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北冥之鯤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10/02/02 (Tue) 2B青年就是无法上进。

最近的除了游戏就没有第二人生的家伙真是宅的不可救?了||||||
列了一下一周同时行的游戏目:
PS3: FF13(60%) BAYONETTA(10%)
PS2:PERSONA 4(90%)
PSP:P3P二周目 王国之心(10%)
NDS:弧光之源3(40%)
WII:战国无双3(1%)
PC:SR(0%)
只要有空就耍是想怎样|||可是过年一完马上又有新的游戏?
哦漏谁来阻止我想败弧光3男主之基友的那本设定= =
以后可以蹲在T子那里看看各种评论,T子乃推荐的这个游戏真的好激情!!
这个貌似是男性向正常游戏却内涵是BL游戏的作品!咎狗官配跪下!
天天向上玩的不亦乐乎,总算到了基友出现的剧情,但是他好凶??早知道我就不偷看OMAKE了??反差真可怕??
朋友有爱的送了一盘DMC4,T T喜啊哇塞|||可以玩捏肉和老蛋的激情了= =但是以这个进度究竟要玩到几年后|||||

自从车里塞了BAYONETTA的原声之后,把刹车当油门的机率猛||||漏自己真可能就是马路杀手||||

北冥之鯤 | trackback(0) | comment(2) |


2010/01/02 (Sat) 都新年第二天了。(還有一天假!)

啊,渾噩的一年又過去了。
說實話我不太喜歡牛誒~(你渾噩和人家牛有毛關系)

不過該敗的都趕在牛年都敗完了——
虎年先許願!
三個字:錢!錢!錢!
六個字:卡捏!卡捏!卡捏!


啊說出來MS就不準了= =||||
錢乃萬萌之本,萬惡之源....(俗不死你)

新年伊始我就決定鍛煉我的反映能力和阿睡一起繼續了FF13,兩人看到正太狗腿雷電姐然後騎上人工兵器把雜兵打成天邊的一顆流星那裏時,忍不住評此段為FF13最精彩劇情......也許我會嘗試合金彈頭什麼的?因為那個雷電長的很合口,巴特我和歐美遊戲可能真的麼啥交集,這也是到現在為止我堅決不入XBOX的原因(毛病多)

P3P現在已經剩下一個怪,還有就是13變身大BOSS還有身下狗腿男兩隻,可倫家已經滿心關注怎麼在戰場上推到電梯小男DIOR,(名字都那麼名牌,虧我叫人家萊昂那麼久就便說我到底根據什麼把人家叫錯那麼長時間的= =)昨天那段視頻真是把我看的冷汗直流,兩次9999傷害真是太不厚道,而且體力值低到一定場合還會直加2萬血值幹|||||||但是M弟確實給我們展示了很M的一面,一場都是來吧來吧快來推我快來欺負我快來蹂躪我,雖然被蹂躪的儼然是女主的血= =
順說大家睡了電梯M弟之後可以在依對話裏面選擇邀請他要不要出天鵝絨室一下,媳婦臉瞬間皺成一團,說乃不要戲弄我,乃心眼好壞之類的.....
來人,誰顏射了他!


最近也要加緊P4,鬼畜王男主還沒有和完二屏呢貧僧的遺願就無法達成!(請您滾)

最後在補一句:大家哈皮妞爺~~~(這才是關鍵~)

----------------------------------------

ORZ奧丁叔乃真難推T T||||||||||
雷電姐和正太同推他推了快20次才讓飛揚玫瑰花瓣的奧丁叔臣服...
攻擊屬於連續攻擊型- -血條都是噌噌的不見了|||更可恨的是死之宣告速度怎麼比西瓦姐妹的快很多= =是我的錯覺麼。。。要麼就是被扁至空管,要麼就是宣告秒殺...同志們,如果還沒有從AVG系遊戲裏回過神來先練練手在回來,很多次都是反映不過來被連續攻擊或者切換角色切換錯誤導致杯具T T 真的覺得這個系統腦子轉的不快還是不要玩的比較好||畢竟敵人可不是好心等你出去吃個飯喝杯茶回來再補它一擊的|||RPG的那種你一刀我一劍的紳士戰鬥就免了吧= =

然後是召喚獸。這些召喚獸一個兩個不僅能變原型海扁敵軍還能和主人合體變成坐騎。西瓦姐妹就讓我們見證了美女怎麼變成機車,奧丁叔就讓我們見識了大叔怎麼變成馬匹,按道理不是應該美女香車————好吧我還記得召喚獸史上奧丁一般都是有著座駕,這次可好,感情自己變座駕了|||||但是奧丁叔召喚動畫實在華麗的讓人內牛滿面啊!!!!混賬的華麗!!抹淚控訴T T

另外正太你真是愛抱雷電姐大腿= =正太唯一的出息就是粘禦姐麼|||||||
自己還要打頭陣,真是服了.....乃看一下你的攻擊力和雷電姐的攻擊力好麼= =
不過看在你有各種魔法的份上就不追究了- -+

北冥之鯤 | trackback(0) | comment(1) |


2008/11/11 (Tue) 告别没有日光的日子.

明天SZ!!纳的正式迁移-3-
最后一晚在阿红的卧室~于是让叔叔带着新毛抱着红家新女来了几张,无奈红家闺女一身面向我家叔叔,所以只留一疑惑的色区域||||||仍然夜间拍摄,仍然片机拍摄,请无视粗糙~
=ONE NIGHT IN BEIJING=
IMG_3582.jpg

北冥之鯤 | trackback(0) | comment(3) |


2007/06/07 (Thu) [政幸] 初雪

《初雪》

奥州 7:00AM

在不小心吸进了大量凉气之后,他猛的咳嗽了一下。

精神象是醒了。
仍然不愿意张开的右眼睑感受到外界的些许亮度。

伊达一边估摸着平日寝起的时辰,思维也模糊的聚起片刻昨晚的喧嚣与吵闹。
虽说确信身旁定然躺有人,此时却全然感受不到应有的热度。

探手过去随便抓了一把,竟不巧碰到了更为冰冷的东西。
伊达心中不由得仓促跳了几下,随即起身。

他的配刀。


而那一个方才想去确认的对象,正躺在距离他配刀不远的位置。

眼睛闭的很紧,不做声息。
肤色惨淡的近乎树桠上落的新雪。


——喂,幸....


刚唤出一半的名被自己硬声声哽住。
突然又有了刚才慌张的感觉。

伊达用左手扣住了仍然在睡眠中的红衣男孩的手腕。

比他意想的,高出很多的温度。

同时感觉到对方身子的微震,以一个百战炼身的武人来讲,有这样的反映是在正常不过。
本以为下一秒自己脖子上会架上一把刀,却迟迟未见其张开眼。

他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并保持着刚才的奇怪姿势。
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然过了半盏茶的时间。

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后,伊达忽然又象想起什么似的,脱下平日披于肩上的羽织,覆于仍在睡眠的幸村身上。
也许在天气变化前,就该叫小十郎准备好炭火盆,顺便将羽织开丝的部分补上才是。

不过寻思归寻思,他最终还是没有起身。


顺手拿起那雕了金的泊来烟杆,点上火。狠狠的吸了一口,又淡然的将烟吐出。



这一次的初雪比起往些年,来的格外早。
除了北方少数地区的农民暴动以外,其他都可以算是宁静甚至是太平的。

可是,看到那个人的睡脸时,心中隐隐那种异样感又是。。。


---这小子,真的是昨晚那个没分寸的家伙么。


盯着那再熟悉不过的脸,伊达喃喃的说。


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就没有改变过的容貌与神态,现在看却渐渐陌生起来。

他习惯于幸村张开眼睛,用那对红的如血猝过的眸子,紧紧盯着他的样子。
也习惯于他用清亮的嗓音,从双唇中送出他伊达政宗的名字。

他知道那个人会笑,会愤怒,会悲伤。
那是他忘记了的,许久之前就必须忘记了的。

在逝去的时间里,自己葬送的不仅是对手的性命,或许还有对事物的热情。

一开始的雄图野心,到现在奥州地域的大一统。他发现自己逐渐变的怯弱。
两手空空尚可放手一搏,但得到的东西越多,就越害怕失去的无力。

伊达从小就很明白什么是无法去抗衡的,比如说亲临父上的死亡,再比如说注定要领导整个伊达家族的命运。他大可以过的潇洒甚至说是嚣张,可那些外在的东西更加让他觉得自己不过是历史车轮中无法阻挡其前进的一粒小棋子罢了。

什么都象是把握住了,最后握在手里的仍旧空无一物。

而眼前的这个人,或许就是他最后,也是注定要失去的。
无论是作为敌人还是爱人,自己投注进去到底是热情还是什么,连他自己都分不清楚。

但他知道,这个叫做真田幸村的男人,注定是他负在今世的业,要焚烧掉叫做伊达政宗的真实,然后在战场上化为灰烬。


忆起昨晚当两人喝的半醺之时,幸村的一句戏言。

——佛什么的,和在下无缘呢。政宗殿,如果我下了地狱,你还愿意,和我比试么?


当时幸村的眼睛,闪烁着异样的湿润。
鲜红的瞳仁不夹杂丝毫犹豫的迎上他讶异的视线。宛如红莲之炎,瞬间烧灼了他原本要说的词句。

他选择了沉默不语。


随即凶暴的侵占了那醉了的唇与身体。

只有这种时候他才能不断的确认完全属于自己的那部分领地,并忘掉他既有的身份与责任,肆虐自己仅剩的情感。

乱世无常,谁都不能给谁承诺什么。
唯有他于幸村睡去时在他耳边说的,不算得戏言的一句。


--如果,你当真前往三徒,那么就由你把独眼龙这一世与你一起的记忆,留在岸边把。




。。。。。。。。。。

伊达若有所思的看着幸村请辞,上马.

那身盔甲看起来红更加的刺眼了.
明明是那种颜色, 却分外感觉不到一丝温暖.


他仍旧寒暄了几句作为领主应当说的客套的话.并发出了下次初雪时,再一同饮酒的邀请.

幸村微笑着答应,亦不知是真有此意还是代表了主家的婉转之言.


站在雪里,到看不见那抹红为止.
拍落肩上残留的白色,自己似乎又有了那种不痛快的感觉.


于是他决定立即回屋烫上一杯温酒,处理一下连日来积压的政事.


地上仿佛还留着些许脚印.
一会便回消失了罢.他想.



伊达从不做梦。

在幸村走的那天夜里,他趴在书案上,睡着了.

他梦见有人倒在他的脚下.
自己的刀尖淌着和红色盔甲同色的血。

北冥之鯤 | trackback(0) | comment(2) |


| TOP |

自白書

納加

Author:納加
關於管理人
絕對MADAO
愛錢 愛現 愛偷懶
控美 控叔 控卑猥
三觀不歪
萬能攻擊屬性
腦袋經常當機
本站著作與創作者方面無關 二次創作中心
*当ブログの画像や文章等の無断転載
二次使用することを禁止します*
要注意:

近期傾向:
BASARA3
真田幸村
伊達政宗
石田三成

LD1
イヴァンジャン
Bakshi

QR:
紅心卑猥教主

劍走偏鋒:
露普 冷战 土豆兄弟
イヴァン・ブラギンスキ
ギルベルト・バイルシュミット
















BANNER自取直連均可 :
二逼青年

HEY HEY WOW! :
Photobucket


acejul.gif

LOVE IS A VERB:
NO.1:MEIGH
Libra
NO.2:AMADEUS
Aquarius
NO.3:ADRIAN
Gemini

廢話多

沒愛不回貼

便條紙

搭訕上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