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2018・09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07/11/24 (Sat) 我穿越了,BAKU來收文!戶内海CP文《那年,夏天的海〉

寫到最後自己都穿越了||||其實我很矛盾想虐但最後又想有愛所以老天爺把我劈死好了。。
再過幾個小時就該準備去機場了ORZ...好困好想睡....
阿雷同學這跑型不負責哦。。。第一次還是沒有更激情的h...戳。
内容和海沒関我甚至不想交待背景。。
希望你能喜歡哈~~
看文點繼續~~

——让你见识一下西海之鬼的厉害。

银发的男人咬牙切齿的说着。

毛利起初并没有在意这个和平常听起来没有什么太大差别的句子。
随后发生的事情,却让他再也无法象玩弄计略那样,轻松的应对了。


有过兵刃交接的人,是可以算做是敌人的把。

可是正是这样的人,现在就在他的身后,进行着他永远理解不了的事情。
那曾经在军营里到过的废物们的下等行为,竟会在今日出演在自己身上,而且对手还是那个男人。

说实话,在这一切发生之前,毛利承认自己还是对这个只有一只眼睛的男人抱有一定兴趣和好感的。

当然不可能是男女那种软弱的感情,而是纯粹的被吸引,与敬佩的。

平常被人称为神算鬼谋也罢,冷血无情也罢,作为毛利本人对于情感的处理还是很简单的。

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少一分不欠,多一分不给。
但凡遇到与暧昧沾边的人或事,马上会狠心舍弃。


他嫌麻烦。


这个叫长曾我部的海上男儿在他的印象中还是够爽快的,属于说不合马上单挑的类。
凡事从不拖泥带水,笑的时候总是很夸张,身上总带着一股子毛利不爱闻的鱼腥味。

理论上来说,不会和这个人有什么过深的仇恨,毛利总这样思考着。
同时也确定了自己双脚不会踩上他们领地内的浅滩。


但现在,他几乎可以确认那想法实在太天真了。


男人应该是没有象他那样全裸着身体的。

手腕也被捆绑在前方的柱子上,只能承受着从后向前的一下下波动。
船仓内充满了一个男人身体碰撞着另一个男人的身体的声音。


毛利已无法形容那是一种糟糕到何种程度的感觉,一个貌似是柔软却坚硬如铁的玩意,凶狠的括开着本是自己全身最脆弱的部位。
甚至他神经的每个部分都可以感知到那粗鲁正在自己的身体里面慢慢移动,并伴随着些报应的液体膨胀起来。

对方那该死的皮带扣的前端,随着动作使劲刮磨着毛利的尾椎。
粗厚带有硬茧的大掌扶着他屡屡逃开的腰边,另一只手把玩着他完全瘫软下去的性器,妄图挑拨起什么。


——切,不行么。

——对一个男人勃起真是天大的笑话了,长曾我部。我可和你不一样,你这个只能用下半身思考的疯子。
毛利用嘶哑又低沉的嗓音一句接一句的说出诋毁的语言。


也许被激怒的人殴打一顿,都比继续承受这种做呕的状况好。



——如果早知道你有那么变态的嗜好,那麽我真应该送几个漂亮的男废物给你去排遣你那肮脏的欲望,顺便在茶余饭后和其他大名们笑谈你那些风流韵事...厄..啊!


凶器推进的速度骤然加快,伴随着丝毫不饶恕回拉,然后一下冲入最深处,停住。
比起这样对待,刚才的根本就是手下留情。


他甚至连跪在甲板上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籍着环在他腰部的男人的手腕来固定自己的姿势。
脸色一片雪色,疼的冷汗直冒。


这时,男人说:败军之将,还能有什么话好说。



其实比起疼痛,施加在精神上的耻辱更让毛利不能接受。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最大的耻辱莫过于此。


何况是有精神洁僻的他。



当无意义的行为再次开始时,他只是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他望着远处被撕成近乎碎片的衣服,与乱堆做一团的铠甲。
耳边是男人开始混乱的喘息与自身鼻腔内微弱的悲鸣。


无经验的腔壁象是承不住男人滚烫的汁液似的蠕动起来的瞬间,他垂下了一直仰起的头。



什么乱七八糟的。



宛如被夺取手中珍宝的孩子般,长时间束缚着他情感的东西一下崩断了。
眼泪与尊严一起落在地上,摔的粉碎。



——喂。


获得胜利的人再度开口,声音并未带着胜利征服的喜悦,反而包含着某种隐隐的情绪。
身体猛然又被翻了过来,底下却仍然保持着尴尬的结合状态。


毛利苦闷的哼了一声,闭上了双眼。


——喂,张开眼睛。


虽不是逼迫的口吻,但语气中强烈的命令感让他感到非常不悦。

或许是天性叫真的性格使然,他最终还是没有服从胜利者的安排。


——所以我说我最受不了你这种个性。是男人的话,就用男人的方式解决就好。


头顶上方传来一阵唏梭声,已经酸麻双手突然得到了释放。

下一秒的直觉反应就是张开双眼,用尽全身力气对准那张脸一记实在无比的拳头。
虽然是出离愤怒的会心一击,不过效果就没他推测的那么好了。


只見那男人向旁边啐了一口,抹掉嘴角的血痕。俯下身,看向身下瞪着他,因为刚才的大动作而气喘吁吁的毛利。


——看样子还精神的很么。根据你刚才的反击来看,应该不用担心你报不了仇了。


毛利凝视着那只自己一直以为是瞎掉的,其实象蓝色玻璃珠的一样剔透的鬼的左眼。
象及了他小时候也曾经见过的濑户内海上面,没有一点云层遮掩的晴朗天空。



——....长曾我部,你果然是一个混蛋。


嘴角动了动,毛利觉得自己是在象做一个名叫笑的表情。


被呼唤名字的人似乎完全不为所动,反而开心的笑了起来.
离开时,男人抽回了放在毛利脸旁的左手,并随意舔了甜食指.


然后喃喃自语,好咸。
----------------------------------------------END
我錯了我錯了這其實有點ANIKI暗戀毛豆的風格,豆他雖然不能馬上接受,也是能從一
次次H中成長起來得....
最後毛豆口氣大轉換我跪下了。。

basara大吐糟 | trackback(0) | comment(4) |


<<BASARA外傳試初感之叔叔阿叔叔,請把我炸飛~(何?) | TOP | 開展松十佈教第一步。>>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毛利凝视着那只自己一直以为是瞎掉的,其实象蓝色玻璃珠的一样剔透的鬼的左眼。
象及了他小时候也曾经见过的濑户内海上面,没有一点云层遮掩的晴朗天空。


啊啊啊啊!亲爱的你的H写的比我流畅自然煽情10000倍
很好以后重任就交给你了,我就尽量清水好了!

2007/11/24 19:26 | 贺茂明 [ 編集 ]


 

我...我!!!(一口气没上来..)
当时很无能状态||写的脑子完全不转= =
我仍然是H的废人...
本来我的政幸H....

其实其实我想写清水||||||

2007/11/28 12:05 | 納加 [ 編集 ]


 

"这个叫长曾我部的海上男儿"
_________笑噴了的分隔線____________

BMG和文好般配
是說H的時候就要應該聽這種音樂 R

2007/11/29 18:29 | X賢 [ 編集 ]


 

用穿月戳死樓上的||||
什麽笑死了- -++++

但我怎麽不覺得配||||因爲感覺是2种風格。。。

其實這個音樂是我為松叔叔與小十準備的。。。(殺)

2007/11/30 14:52 | 納加 [ 編集 ]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asaginoka.blog84.fc2.com/tb.php/54-becf1494

| TOP |

自白書

納加

Author:納加
關於管理人
絕對MADAO
愛錢 愛現 愛偷懶
控美 控叔 控卑猥
三觀不歪
萬能攻擊屬性
腦袋經常當機
本站著作與創作者方面無關 二次創作中心
*当ブログの画像や文章等の無断転載
二次使用することを禁止します*
要注意:

近期傾向:
BASARA3
真田幸村
伊達政宗
石田三成

LD1
イヴァンジャン
Bakshi

QR:
紅心卑猥教主

劍走偏鋒:
露普 冷战 土豆兄弟
イヴァン・ブラギンスキ
ギルベルト・バイルシュミット
















BANNER自取直連均可 :
二逼青年

HEY HEY WOW! :
Photobucket


acejul.gif

LOVE IS A VERB:
NO.1:MEIGH
Libra
NO.2:AMADEUS
Aquarius
NO.3:ADRIAN
Gemini

廢話多

沒愛不回貼

便條紙

搭訕上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